<progress id="zoe7y"><track id="zoe7y"></track></progress>

    <progress id="zoe7y"><big id="zoe7y"></big></progress>

    1. <ol id="zoe7y"></ol>
      1. 5G+工業互聯網賦能智能制造,還有待進一步深入

        2021-07-05

        “以前需要靠人做傳送帶的缺陷檢測,現在借助5G、高清攝像頭和AI技術,可以實現遠程的皮帶缺陷檢測。”在近日舉行的2021年北京地區廣受關注的學術成果報告會(自動化及人工智能領域)上,北京科技大學自動化學院教授王健全說,5G+工業互聯網已經誕生大量應用場景,但大多還停留在工業制造輔助生產環節。

        “5G+工業互聯網發展到這個階段,還有待進一步深入。”王健全告訴科技日報記者,其應用場景亟待從輔助生產向與工業控制深度融合方向發展。
        工業革命邁向智能化發展階段
        工業變革經歷了前三次機械化、電氣化和自動化的革命后,近年來,世界各國都在加緊推動工業革命升級。2012年,美國率先推出“先進制造業國家戰略計劃”,隨后各國也紛紛提出工業制造領域的戰略計劃——德國的工業4.0、英國的工業2050……目前在進行的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顯著特征就是工業的智能化。“在向自動化和智能化轉變過程中,信息技術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王健全說,這點可從國家推進工業互聯網的各項政策中得到體現。
        2020年,國家陸續推出各種政策,推進5G、工業互聯網加快發展;2020年4月20日,國家發改委首次明確新型基礎設施的范圍,5G與工業互聯網被列為信息基礎設施的重要方向;2021年,國家把工業互聯網列為數字經濟重點行業;發改委、工信部等國家部委紛紛出臺落地實施政策來推動工業互聯網的加速落地。尤其是今年初,工業互聯網專項工作組印發《工業互聯網創新發展行動計劃(2021-2023年)》,從基礎設施建設、深化融合應用、強化技術創新和重大產業生態、提升安全水平等方面提出了系統全面的部署和落地化要求。
        “推動工業互聯網發展,目的是賦能智能制造。”王健全說,工業互聯網作為信息推動工業變革的典型代表,其典型特征是工業和ICT能力的集成融合和創新,主要表現為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其中,數字化和網絡化是基礎,智能化是目標。
        “傳統的工業生產的五層金字塔架構在工業自動化階段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但是在向智能化發展過程中卻顯示出不適應。”王健全解釋說,智能化階段需要數據的高效流轉、網絡泛在統一的連接,只有這樣才能結合上AI和大數據技術,并借助先進的通用技術推動工業革命向智能化發展。
        5G+工業互聯網亟待破局
        數據的高效流轉與安全可控、網絡的泛在統一、資源統一調配和管控、運行決策的多維智能化是工業互聯網體系架構的主要特征。
        “目前5G+工業互聯網主要應用于集中監控,5G+AR/VR、高清攝像頭,以及AI表面缺陷檢測、遠程監控和管理等。”王健全說,遺憾的是,目前應用場景基本停留在工業制造輔助環節,幾乎沒有進入工業自動化控制環節,其原因有以下兩點:第一,工業生產環節本身沒有開放。傳統金字塔架構下,從L0到L5都是國外的設備,層與層之間的連接協議遵循IEC相關標準,但由于IEC現有標準眾多,每個廠家都采用自己的標準,這導致不同系統之間的數據無法橫向互通;此外金字塔架構本身限制了跨層之間的信息交互;封閉體系打不開,現有的技術就無法深入,這是限制底層設備狀態、控制數據無法全面感知和有效流轉的主要原因;第二,由于智能制造中,服務的對象是工廠,不同于To C場景,工廠中的人機料法環成為了新的服務對象,特別是對于核心生產控制環節,其要求必須滿足低時延、確定性和可靠性的要求,這就要求現有5G等網絡技術本身也必須進行性能上的提升和技術上的革新,此外,為了保護既有投資,還必須和現有工業現場網絡進行融合。
        “可以這樣說,目前僅靠5G技術還沒法解決工業現場網絡的連接問題。智能工廠中,除了有線之外還有大量無線,作為有線連接的有效手段,會帶來不確定性,5G和TSN結合是工業網絡中比較好的解決思路。”王健全如是說。
        工業互聯網路在何方
        “工業互聯網要推進智能制造的進展,必須要打破傳統的工業自動化金字塔架構,關鍵有兩點:一就是工業控制核心PLC的軟硬解耦,進而按需實現云化部署;第二點就是構建一張端到端的低時延、高可靠、確定性的工業現場網絡,進而打造數據可以高效流轉的云邊端管控架構。”王健全解釋道。
        金字塔結構打破了,由封閉走向開放,必然就帶來安全性問題,而控制從底層走向云端,其帶來的安全要求更為重要。“前所未有的挑戰是原來封閉的國外體系,要實現開放的架構,必須實現自主可控,用國產的硬件、軟件、操作系統來實現控制化。”王健全強調。
        “開放自主可控、融合統一,是工業互聯網下一階段的研究重點。”王健全強調,工業互聯網本身并不是一個網絡,也不是簡簡單單的工業+互聯網,而是ICT網絡和工業網絡的集成融合創新,是一個新基建的范疇,涉及感知、通信、控制、人工智能等多學科的交叉融合。
        工業互聯網要真正賦能智能制造,還面臨很多挑戰工作。王健全建議:一是,跟行業對接要繼續深化,相關標準還需要趕快補齊;二是,數據流轉要更高速,這就需要我們從感知層跟網絡結合。同時,網絡開放以后,安全要同步進行考慮;三是,網絡基礎設施方面,構建統一的標準,實現互通。此外,決策智能化水平還有待提升。
        從手機殼到高鐵,工業互聯網涉及的工業范疇和鏈路較長,對工業互聯網的標準建設也帶來了新的挑戰,原有標準制定人員和平臺顯然已經跟不上技術本身的發展。王健全說,業界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除了通信標準化組織CCSA在牽頭推動相關標準外,制造行業的標準組織也開始關注并積極推動相關的標準化工作,如全國鋼鐵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冶金智能制造標準化工作組在工業互聯網方面也積極部署相關的標準化工作。
        此外,王健全也注意到,囿于工業互聯網是新興的多學科交叉領域,行業面臨人才短缺問題。“多所高校在推動解決人才培養問題,北郵、重郵、北科大等高校紛紛成立工業互聯網學院/研究院,專門做跨學科人才的培養和科研方面的推動工作。”
        來源: 科技日報
        永久黄网站色视频免费_久久伊人少妇熟女伊人精品_91人妻人人做人碰人人添_亚洲特黄特色一级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