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掃描

媒體掃描

【中紀委網站】徐波所長演講實錄:科技向未來|人工智能來了,我們准備好了嗎?(上)

  • 发表日期:2019-09-18 【 【打印】【關閉】
  •   人工智能作爲計算機學科的一個分支,被稱爲二十一世紀三大尖端技術之一。作爲新一輪産業變革的核心驅動力和引領未來發展的戰略技術,我國高度重視人工智能産業的發展。2017年國務院發布《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對人工智能産業進行戰略部署。2020年中國人工智能的技術與應用水平將發展至世界先進水平,同時核心産業規模將超過1500億;2030年中國人工智能核心産業規模將超過1萬億元。未來中國人工智能市場規模還將不斷擴大。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科技向未來》節目特邀华阳彩票自动化研究所所长徐波与大家一同分享《人工智能来了,我们准备好了吗?》。 

      主持人:壯麗七十年,奮鬥新時代!大家好,這裏是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科技向未來》,我是主持人李楊薇。科學技術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深刻影響著國家前途命運,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深刻影響著人民生活福祉。《科技向未來》聚焦的就是大家最爲關注的前沿科技,爲大家來講述科技背後的故事。今天我們就一起來聊一聊人工智能。 

      说到人工智能,我相信大家都不会陌生。作为新一轮科技革命的重要驱动力,它会对我们人类产生怎样深刻的影响?又将如何赋能新时代,为监督插上科技的翅膀?今天我们也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华阳彩票自动化研究所所长徐波,和我们一同来分享。

    以下爲演講實錄:

       人工智能,將驅動下一輪科技革命? 

      今天我們來談一談人工智能。科技是國之利器,人工智能日益成爲國家未來競爭力的重要驅動力量,是爲數不多像蒸汽機、電力、電腦和互聯網一樣的通用類技術,能夠對人類的生産和生活産生重要的影響。2018年,我們看到有12個國家加強了它的國家級人工智能戰略計劃。我國已于2017年發布了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2018年中央政治局就人工智能發展現狀和趨勢舉行第9次集體學習。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人工智能是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的重要驅動力量,加快發展新一代人工智能是事關我國能否抓住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機遇的戰略問題。可以說目前我們社會各界對人工智能的重大戰略意義已經形成共識。 

      究竟什麽是人工智能? 

      簡單來說人工智能探尋的是如何用機器來模擬延伸和擴展人類的智能。比如說讓機器會聽、會看、會說、會想、會思考、會行動、會決策,就像我們人類一樣。 

      那麽如何判斷一台機器是否智能?這就要提到一個人,英國著名的數學家、人工智能的開拓者艾倫·圖靈。1950年,圖靈發表了一篇名爲《計算機械和智能》的論文,試圖探討什麽是人工智能。圖靈提出了一個有趣的測驗,如果一台機器能夠跟人類對話而不會被辨別出它的機器身份,那麽我們認爲這台機器具有了智能。1952年圖靈進一步把這個測試具體化,提出讓計算機來冒充人,如果超過30%的受測者以爲和自己說話的是人而不是計算機,參與測試的機器就通過了圖靈測試。 

      人工智能發展極簡史 

      此後不久,在1956年夏季達特茅斯會議中,以明斯基、羅切斯特和申農爲首的一批年輕科學家,共同研究和探討用機器來模擬智能的一系列有關問題。在這次會議上,人工智能這一概念第一次被正式提出,這也標志著這門學科的正式誕生。從此以後掀起了第一次人工智能全球研究的熱潮。 

      好景不長,人們的樂觀情緒在70年代漸漸被澆滅了。研究者們發現即使是最尖端的人工智能程序也只能嘗試解決他們問題中最簡單的一部分,人工智能進入首個寒冬期,持續十余年。此後我們看到人工智能經曆了幾起幾落。 

      2010年前後,由于計算能力突破,以及移動互聯網的興起、大數據的爆發,人工智能實現了從不能用可以用的重大轉變,獲得了前所未有的關注。推動這一輪人工智能發展的有三駕馬車,即大數據、計算力和深度學習的模型。 

      在特定領域,人工智能已超越人類 

      近年來人工智能的發展,主要體現在面向特定領域的人工智能應用。我們大家看到,現在進入高鐵站的時候,首先會把人的面孔跟身份證照片進行比對。我們再看語音識別,在一個特定的場合裏面,比如說在對著手機說話的語音識別場景裏面,它已經可以比肩我們人類專業的速錄員。人工智能的醫生輔助診斷皮膚癌,也能達到專業醫生水平。人工智能甚至可以擊敗複雜遊戲當中人類頂級的選手,比如說像前兩年AlphaGo擊敗九段棋手柯潔。 

      人工智能有一天會不會取代人類? 

      社會上經常有人提到,人工智能這麽厲害,有一天會不會替代人類、超越人類?我的答案是目前不會。把人工智能按照它的類型大致可以分爲幾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我們叫感知智能,以語音識別、圖像識別爲代表,主要表現爲能聽、會說、能看、會認。目前在感知智能裏面,在限定場景下,人工智能已經可以接近甚至超越人類的水平。第二個層次叫認知智能,主要以推理、決策、學習等爲主要任務,主要表現爲能理解、會思考、有認知。我們說現有的認知智能研究剛剛起步,遠遠沒有達到我們人類的水平。 

      人工智能會對社會産生什麽樣的影響? 

      有一個數據統計,2020年全球人工智能市場規模將達到1190億元,年複合增長率爲19.7%;同期中國的人工智能年複合增長率會超過50%。在國家發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規劃》裏,特別提到2030年我們人工智能核心産業規模要超過一萬億元,帶動相關産業規模十萬億元。發展人工智能的目標不是替代人類智能,而是通過人工智能來改善我們人類的生産、生活。 

      人工智能應用,主要體現在人工智能+”。人工智能不是獨立存在的産業,智能+”已經成爲目前人工智能應用的主要創新範式。 

      過去幾年,醫療領域是人工智能投資最大的熱點之一。目前很多診療手段都與人工智能息息相關,像牛津大學的盲人眼鏡、醫療影像中的圖像識別、康複機器人等。教育領域中,人工智能已經可以幫助老師設置友好人機交互的智能課堂,用機器來評閱學生的作業和考卷,機器問答來幫助學生。服務領域裏面,語音助手、智能家居、無人物流都是人工智能應用最主要的體現。 

      面對人工智能浪潮,我國處于怎樣的發展方位? 

      《中國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報告2019》中的統計數據表明,目前中國在人工智能論文的發表數量上面,已經居全球第一。人工智能的企業數量,人工智能創新期的融資規模上也居全球第二。 

      华阳彩票以提高人工智能的自主创新能力为中心,近年来在图像识别、语音识别、认知博弈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的科研成果,并应用于国计民生。首先,比如说光学玻璃盖板检测技术,已经应用于制造业当中的品质检测。原来品质检测需要大量的质监工人在非常恶劣的环境底下工作,而现有的人工智能技术可以替代这样的工作。第二,比如说虹膜识别,可以应用于煤炭工人的考勤、寻找走失儿童等领域。虹膜是人类独一无二的特征,一百万人里面可能才会有两个相似的虹膜。第三,在人脸识别里面,应用于2008年奧運會的安檢、口岸檢測。第四,步態識別也位于國際先進水平。我們講人臉識別要比較近距離地看,步態識別則可以遠距離地去發現目標人群。最後,我們智能機器魚首次在世界上實現了自己躍出水面的動作。 

      人工智能是引領這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的戰略性技術,具有溢出帶動性很強的頭雁效應。什麽叫頭雁效應?我們把人工智能跟各行各業連接在一起的時候,頭雁性體現在可以把人工智能作爲一個抓手去改變、去提升現有的行業技術和産業競爭力。隨著我國新一代人工智能規劃加緊實施,建立起我國人工智能創新發展的健康高地,是我們當前人工智能的主要任務。 

      尚在發展初期 人工智能還有很多局限 

      首先來看人工智能的局限性。目前的智能主要是來自于數據,我們有句行話,有多少的智能背後就有多少的人工。智能系統有智能、沒有智慧;有智商、沒有情商;會計算、不會算計——算計是更高級的智慧;有專長、沒有通長,比如說AlphaGo,不經過學習它不會下象棋。 

      我們最典型的兩個句子:“那輛白車是黑車”、“能穿多少穿多少”。我們扔給機器翻譯,實際上我們知道這兩個句子在不同的語境下它們的意思是不一樣的。比如“能穿多少穿多少”,在夏天其實是讓你盡量穿得少,涼快。在冬天,“能穿多少穿多少”,是你有多少衣服,你就穿多少衣服,盡量多穿點。所以我們講人工智能從“可以用”到“很好用”,還需要持續的理論和技術創新。人工智能發展非常快,但它僅僅是萬裏長征的第一步,現在還處于發展的初期,需要我們科學家去勇探人工智能的無人區。 

      人工智能從何而來,又將走向何處? 

      當我們重新審視機器是否可以思考這樣一個本源問題的時候,我們要回歸腦科學、神經科學等學科去獲得啓發,這是我們人工智能創新發展的一個源泉。我們人類的大腦,整個功耗大約是20瓦特。在這樣一個功耗僅有20瓦的大腦裏面,我們蘊含著無比複雜的神經網絡,裏面大概有八百到一千億的神經元,每一個神經元大概平均有一千個連接。這樣一個複雜的網絡,産生了這樣複雜的智能。所以人類在群體化、社會化的自然進化過程當中,對我們人類智能的發育産生了非常大的影響。  

      機器又如何去模仿人類進化來實現智能的增長與演化?爲此我們主要通過與神經科學、認知科學的融合來發展受腦啓發的類腦智能。同時,重點圍繞人工智能跟數學、物理、生命、材料等學科的交叉融合,聚焦到具有自主進化能力的人工智能重大科學問題研究上來。 

      中國的人工智能産業要走這條發展路徑 

      打造良好生態,確保人工智能正面效應 

      人工智能,它從來都是雙刃劍,並沒有絕對的對錯之分。我們需要打造人與技術和諧發展的良好生態,確保人工智能的正面效應。爲此,2018年歐洲25個國家簽署了《人工智能合作宣言》。2019年初我們國家專門成立了新一代人工智能治理專業委員會,5月中旬在北京發布了《人工智能北京共識》,應該說在全球都産生了非常大的影響。全社會將共同面對人工智能在社會、經濟、倫理、法律等方面新的挑戰。    

      中國人工智能可持續發展的路徑選擇 

      在人工智能領域裏面我們經常說,我們有著海量的數據資源,巨大的應用需求和深厚的市場潛力。如何把這些優勢轉化爲國家的基礎理論和研究優勢?堅持需求導向、市場倒逼的科技發展路徑,逐漸把我們國家的應用優勢轉化爲基礎理論和關鍵技術的優勢,是實現我們人工智能可持續發展的一個的關鍵路徑。 

      

      習近平總書記在今年5月份致第三屆世界智能大會的賀信上再次強調,推動新一代人工智能健康發展,更好造福世界各國人民。這不僅僅是總書記的厚望,也是我們科技工作者的使命和追求。我們還沒找到解決真正人工智能的全部答案,但我們正在一路探尋。謝謝大家! 

     視頻鏈接:http://v.ccdi.gov.cn/kjxwlzty/AI/index.shtml